清心小語
多用心,多把心往深處用一點,答案往往都在裏頭等著你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5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5

更多…

人氣:288
臣緻 - 好文分享 | 2016-07-04 | 人氣:288

工具宰制的研究心態

 

    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是博士班一年級的事,已經有22年了,也是教授們再三告誡不要觸犯的禁忌。根據說文解字的解釋,「宰」之本義為罪人在屋下執事者,類似於家奴或是管家之類的人士。這些人根據家內主人的指示,以既定的規則處理家事,而無自我的意識與應變能力。宰制是指這些人受指揮下處理事務的狀態,行為模式則顯現出一層不變的做事模式。工具宰制意味著,指揮者從人變成了工具,由工具告訴眾人應該如何處理事情。就好像小孩子學會了使用榔頭,便到處找尋使用榔頭的機會,看看這種工具的效果。甚至於放棄適當的工具,嘗試用榔頭完成這些工作,進而成為榔頭的被宰制者。

    乍聽之下,工具宰制好像很愚蠢,怎麼會有人被工具所宰制,甘願做工具的奴隸。事實上,在學術界許多高級知識分子正是工具宰制的典型範例。社會科學的學術研究者,都會面臨研究工具選擇的問題,這與家庭裝潢工人所處情境是一樣的。當木工思考工作該如何進行時,必須在榔頭、鋸子、板手、美工刀、螺絲起子等等工具中選擇適當的工具與作業前後的步驟。而泥水工人、電匠、油漆工人各有專長,也各有專業領域應有的工具。工具不齊全,當然做不好工作。學者不完備各種問題所需的研究工具,當然做不好研究,道理是一樣的。

    近期是各種碩士論文競賽的熱絡時期,今年有幸受邀兩大碩士論文競賽的評審,短短一周內,閱讀了40餘篇的論文,並給於評分與排序,心得如下,也令我膽戰心驚:能夠有信心參加論文競賽的作品,在本質應該是不差的,指導教授也應該認為達到相當的水準才會同意投稿,但是仍有一成多的作品,根本達不到符合碩士的一般標準。但令人擔心的是,有近六成的論文只是特定研究工具宰制下的作品。也就是說,學生們學會了特定研究工具,包括處理問題的特性、資料蒐集的方法與格式、分析資料的程序與計算方式、以及結果應該如何解釋。對於其所面對的問題並不加以深入探究;相反的,修飾處理問題的本身,而能使其所學的研究工具可以處理這些問題。

    這種現象反映了指導教授與學生兩方面的問題。學生不以問題處理為學習核心,而是以是否能找到研究工具可以運用的研究場域為核心。心態上原本應該是我們是否能夠用做學問的態度處理社會的問題,變成為社會上是否有適當的問題,能夠讓我們拿出這些工具來使用。學生失去了運用理論觀察與處理實際問題的學習機會,回頭抱怨學術是沒有用的。

    能夠發表學術論文是大學教授最在意的事情之一,也因為發表論文的需要,固定使用特定的研究工具上,不失為捷徑。因此,將資源盡數投入於特定的研究工具,達到換取學術期刊篇數最高的產出效率。在指導學生論文時,這種作法展露無遺,教學場景往往是讓學生學會研究工具,而不是從問題的觀察與分析著手。長久發展之後,便漸漸遠離了實際問題的核心,朝向純然的工具崇拜。為能說服自己的偏失,而將學術研究稱為是理論層面,而與社會的實務層面有所不同。從古至今,理論與實務是一體兩面的,不應該是有落差的。

    以總人口為評估論文發表數的基礎上,我國學術地位在國際排名上不算差。但是就品質來看,在工具宰制的普遍狀況下,便無法因此造就好的畢業生,與產生社會貢獻。個人認為,還是老師應該負較多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