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多用心,多把心往深處用一點,答案往往都在裏頭等著你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人氣:214
臣緻 - 弟子規 | 2016-10-15 | 人氣:214

三字經簡說(十九)

  曰國風 曰雅頌     號四詩 當諷詠

詩既亡 春秋作     寓褒貶 別善惡


    「曰國風,曰雅頌,號四詩,當諷詠。」詩經依體例分為國風、大雅 、小雅 、頌四類,稱為四詩,當常常吟詠諷誦,才有機會深入體會它所蘊含的意趣。
    國風:國是指諸侯國。風是各地的民俗歌謠,各國諸侯把它採集起來,上貢給天子,天子把它列入樂官來管。由這些歌謠便可以知道各地風俗的好壞,及政治辦得好不好,因為歌詞可以反應民心。
    雅:雅者,正也,是正式場合演唱的歌。大雅是諸侯朝觀天子時所唱的詩。小雅是天子款待賓客的詩。大雅是早朝時奏的樂,使天子自然的接受臣子的諫戒。二者言辭氣勢不同,節拍也不同,意境亦不同,這是周公制禮作樂時所制定的。
    頌:宗廟祭祀時的樂歌。用以讚美形容祖先的盛德,並把自己的功績告於神廟。
    作詩總不出三種體裁:賦-
把情感按部就班的陳述出來;比-拿一件事物來跟另一件事物比較;興-先說其他的事物,再引發自己真正要說的事情。
   「詩言志」,詩是表達作者內心的感受和志向,使人的心情歸於正。詩中所說的好事,可以使人生起善心。所說的惡事,也可以懲戒人心,使人改過修善,不再放逸。
    詩經將事父、事君的道理都闡述得很詳細,還可讓我們認識各種鳥獸草木的名稱。孔子也曾對他的兒子孔鯉說:「不學詩,無以言。」不學詩,就沒有辦法把話說得恰當。普通人說話不能言簡意賅,有條有理,更不能感動他人。故求學之人,定要學詩,時常吟詠,浸潤其中,久而久之,自然能變化氣質。

    「詩既亡,春秋作,寓褒貶,別善惡。」孟子說:「王跡息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周平王向東遷都到洛陽,這時君弱臣強,五霸、七雄各據二方。雖然周朝有天子的名分,卻無實權。政教不興,號令行不出去。樂師也不呈送詩了,因而「風」亡。諸侯不來朝見天子,「大雅」就亡了。天子也不宴饗諸侯,因而「小雅」亡。天子祭祀,諸侯不來助祭,「頌」也亡了。四詩既亡,王者的功業事蹟就不得彰顯。
    西周春秋末期,孔子傷感王政不興,諸侯的專恣亦令其痛心,當自衛國返回魯國,便作春秋經,警醒世人,教化黎庶以助王政。
   「春秋」原本是魯國史記的舊名,春夏秋冬都有,而今以春 秋為名,是取「春生秋殺」之義,代表王者的權力。
    孔子時年六十九,將魯史上自隱公元年起,下至哀公十四年止,共二百四十二年內的事,將君臣的賢愚,會盟征伐的事蹟,皆按年月記錄下來。
    士大夫凡是得到春秋一字褒揚的,其所獲的榮耀勝過天子所賜的官位。反之得到春秋一字的貶抑,其所受的侮辱也超過了天子給他的刑罰。
    因為孔子作春秋,明是非寓褒貶,善惡分明,使得亂臣賊子無法逃脫罪責於天地之間,惡人也收斂了許多。因此春秋經對於當時紊亂的時局,具有安定的大作用。
    魯哀公十四年在西郊狩獵,捕獲麒麟,無人識得,竟以為是不吉祥之物,因此把牠的左趾打傷,丟棄於野。孔子看了,很感嘆地說:「這是麒麟啊!由於出現的時機不對,沒有遇到明君,才會被擄。看來周朝是無法再興盛了,才會出現祥物,卻無法感應。」此後孔子非常傷心,就絕筆不再寫下去了,因此春秋經又稱作「麟經」。

 

 

 

參考文章:三字經簡說(作者林美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