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動力來自於絕對的熱情,持續無限的熱情就有成功的力量。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人氣:56
臣緻 - 詩經 | 2018-05-17 | 人氣:56

《詩經·召南.采蘩》

    于以采蘩,于沼於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還歸。

    詩旨:女子採集白蒿用於祭祀。一說是貴族夫人自詠之辭,說的是盡職“奉祭祀”之事。朱熹《詩集傳》則曰:“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夫人能盡誠敬以奉祭祀,而其家人敘其事以美之也。”

   「于以采蘩,于沼於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在哪裡採白蒿?在沼澤、沙洲上。白蒿用在哪兒?公侯的祭祀上。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宮。」在哪裡採白蒿?在山澗中。白蒿用在哪兒?公侯的廟堂上。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還歸。」髮飾多光潔,早晚在公廟上。髮飾已鬆散,這才回家。

    詩篇的開始,描述著忙於采蘩的女宮人。她們在池沼、山澗之間往來,採集著祭祀所需的白蒿,便盡快地送去公侯之宮。使用短促的問答之語:哪裡採的白蒿?”“水洲中、池塘邊。”“採來作什麼?”“公侯之家祭祀用答問之簡短有力,寫出采蘩之女繁忙的勞作,行動中對詢問者的匆匆一語之答。答過前一問,女宮人便已擦身過去;再追上後一問,那公侯之事的應答,人早已置身遠處。這便是首章的氛圈。而加上第二章的複疊,更顯得忙碌不堪,簡直可以從中讀出女宮人的匆匆身影、匆匆步履!

    第三章是換上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場景,轉到了忙碌的宗廟供祭。據上引《周禮》世婦注疏,在祭祀前三日,女宮人便得夜夜宿于宮中,以從事洗滌祭器、蒸煮粢盛等雜務。由於從事的是供祭事務,故服裝要相當正式,且戴上光潔黑亮的髮飾。女宮人夙夜在公的勞作,究竟會折騰成什麼模樣?詩中並不作鋪陳,單從她們髮飾僮僮”(光潔)祁祁”(鬆散)的變化上著墨,便貼切地描繪了女宮人勞累操作而無暇自顧的情狀。那曳著鬆散的髮辮行走在回家路上的女宮人,此刻究竟帶著如何的心情,似乎已不言自明薄言還歸的結句,化作長長的喟歎之聲,對此作了無言的回答。

    穿行於宮中的是夙夜勞瘁的女宮人:短促的同答,透露著她們為貴族祭祀采蘩的苦辛;髮飾的變化,記錄著她們夙夜在公的艱辛寫照。詩寫得很妙,讀來卻只覺得酸澀。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