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每個起心依四維而起,每個念頭依八德論順序。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2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2

更多…

《詩經·召南.草蟲》      (1040個字)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夷。

    詩旨:女子思念所愛男子時的憂傷。《毛詩序》謂“大夫妻能以禮自防也”,朱熹《詩集傳》則謂“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大夫行役在外,其妻獨居,感時物之變,而思其君子如此”。舊說另有“大夫歸心召公說”、“室家思念南仲說”、“托男女情以寫君臣念說”等等,本文以為此詩是寫思婦情懷之作,所思是她鍾愛的人。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降。」蟈蟈唧唧叫聲,蚱蜢蹦蹦跳躍。沒見到那君子,心中憂傷焦慮。如果已見著他,如果已相聚了,我內心就放下了。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登上那南山,採摘那蕨菜葉。沒見到那君子,心中憂傷愁苦。如果已見著他,如果已相聚了,我內心就喜悅了。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夷。」登上那南山,採摘那巢菜。沒見到那君子,我心裡悲傷。如果已見著他,如果已相聚了,我內心就舒坦了。

    詩首章將思婦置於秋天的背景下,頭兩句以草蟲鳴叫、阜螽相隨蹦跳起興。畫面之內如此,畫面之外可以猜想,還感受到秋風的涼意,見到衰敗的秋草,枯黃的樹葉……秋天的氛圍。“悲哉秋之為氣也”,秋景最易勾起離情別緒,怎奈得有那秋蟲和鳴相隨的撩撥,激起了心中無限的愁思:“未見君子,憂心忡忡。”忡忡,猶衝衝,形容心緒不安。

    詩云,“亦既見之,亦既覯之,我心則降。”見,說的是會面;覯,《易》曰:“男女覯精,萬物化生。”故鄭箋謂“既覯”是已婚的意思,可見“覯”當指男女情事而言,譯為“偎著”是模糊意思,非直解。降,下的意思,指精神得到安慰,一切愁苦不安皆已消失。這裏以“既見”、“既覯”與“未見”相對照,情感變化鮮明,歡愉之情可掬。

    第二、三章雖是重疊,與第一章相比,換了時空,拓寬了內容,情感也有發展。登高才能望遠,詩人“陟彼南山”,為的是贍望“君子”。採蕨、採薇暗示經秋冬而今已是來年的春夏之交,換句話說,詩人“未見君子”不覺又多了一年,其相思之情自然也是與時俱增,“惙惙”表明心情凝重,幾至氣促;“傷悲”更是悲痛無語,無以復加。與此相應的,則是與君子“見”、“覯”的渴求也更為迫切。“我心則說(悅)”、“我心則夷”,呈現大膽而率真的感情。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