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放、放、放,把心胸毫無止境的放大
守、守、守,把一寸覺完完全全的守好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13人線上 (8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13

更多…

《詩經·召南.行露》  (字數912個字僅供編輯參考)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雖速我獄,室家不足!
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

    詩旨:一個已有夫家的女子的家長對企圖以打官司逼娶其女的強橫男子的答復。《毛詩序》聯繫《甘棠》而理解為召伯之時,強暴之男不能侵陵貞女,而《韓詩外傳》、《列女傳·貞順篇》卻認為是申女許嫁之後,夫禮不備,雖訟不行的詩作。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道路上露水濕漉漉,為什麼不早起趕路?怕路上露濃難行。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雖速我獄,室家不足!」誰說麻雀沒有喙?怎麼啄穿我的房屋?誰說你尚未娶妻?為何害我被關監獄?即使把我關入監獄,你也休想把我強娶!

    「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誰說老鼠沒牙齒?怎麼打穿我的牆壁?誰說你尚未娶妻?為何害我吃官司?即使讓我吃上官司,我也堅決不嫁你!

   全詩三章,首章比較不明朗要咀嚼一番,以至於後人錯解。但,是實上可以根據清張澍《讀詩鈔說》將本章解釋為這個女子表明態度,而接著兩章是提問假設之辭,“乃預擬其變而極言之”,以示自己心意堅定,未必是真與其纏訟於官府。

    首章首句“厭浥行露”起調氣格韻味趨於悲慨,使全詩籠覃在一種陰晦壓抑的氣氛中,提示這位女性面對的情境非常艱難,突破的過程也將相當曲折有料,接著二句“豈不夙夜?謂行多露”,文筆稍微屈承,詩的意境更轉更深,婉轉道出這位女子的堅定意志。次章用比興方法說明,即使蠻橫者恣意欺凌,捏造謠言詆誹毀謗,用官司訴訟來脅迫自己,她也不肯屈服。“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四句是正話反說,表示雀雖有嘴而無穿我屋之理,你已有妻則無致我陷獄之理,委婉巧妙;而“雖速我獄,室家不足”兩句則是正面表態,斬釘截鐵,氣概凜然。第三章謂鼠雖有牙而無穿我牆之理,你已有妻則無使我遭訴訟之理,但你若欲陷我於訴訟,我也不會屈從你。語句複遝以重言,使得渲染力和說服力逐步強化。整篇詩句凜然,格調高昂,從中我們可以體會到女主角為捍衛自己的人格和尊嚴所表現出來的不畏惡勢力的精神。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