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享受真的心甘情願,是增長智慧的捷徑。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人氣:75
臣緻 - 審閱區 | 2018-12-04 | 人氣:75

《詩經·邶風.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憂心悄悄,慍於群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詩旨:女子自傷遭遇不偶,而又苦於無可訴說的怨詩。這是一首情文並茂的好詩。通篇措詞委婉幽抑,取喻起興巧密工細,在樸素的《詩經》中是不易多得之作。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那柏木舟漂漂蕩蕩,飄流在河中。我無法闔眼入眠,像有深深的憂傷。不是我不想飲酒,遨遊(意︰飲酒遨遊無法解憂心;無心飲酒遨遊)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我的心不像鏡子,不可以都容納。我有兄弟,不可以作依靠。向他們訴苦,卻遭到他們怒斥。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我的心不是石頭,不可以任人轉動;我的心不是草席,不可以任人收捲。我儀態雍容嫻雅,(1)不可勝數(2)沒有可挑剔的(3)不會屈撓退讓。

    「憂心悄悄,慍於群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我憂心重重,被小人所怨恨。遭逢許多憂患,受到不少的淩辱。靜下心來想這ㄧ切,覺醒,撫心捶胸。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日啊!夜啊!為何有陰缺?心中的憂傷,好像髒衣洗不淨。靜下心來想這ㄧ切,不能奮起高飛遠離。   

    全詩共五章三十句。首章以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起興,以柏舟作比。用柏木做的舟堅牢結實,但卻漂蕩于水中,無所依傍,比喻女子飄搖不定的心境。因此,才會耿耿不寐,如有隱憂了,一個暗夜輾轉難眠的女子的身影便顯現出來。獨此隱憂非飲酒所能解,亦非遨遊所能避,足見憂痛至深而難銷。次章緊承上一章,女子雖然逆來順受,但已是忍無可忍,此時此刻想一吐為快。尋找傾訴的物件,首先想到的便是兄弟,誰料卻是不可以據。勉強前往,又逢彼之怒,舊愁未吐,又添新恨。自己的手足之親尚且如此,更何況他人?

    第三章是反躬自省之詞。前四句用比喻來說明自己雖然無以銷愁,但心之堅貞有異石席,不能屈服於人。威儀棣棣。不可選也,我雖不容於人,但人不可奪我之志。讀詩至此,不由人從同情而至敬佩。那麼主人公那如山如水的愁恨又是從何而來呢?詩的第四章作了答復:原來是受制於群小,又無力對付他們。覯閔既多,受侮不少是一個對句,傾訴了主人公的遭遇。入夜,靜靜地思量這一切,不由地自悲身世。末章作結,前兩句日居月諸,胡迭而微,於無可奈何之際,把目標轉向日月。人窮則反本,女子怨日月的微晦不明,其實是因為女子的憂痛太深,以至於日月失其光輝。內心是那樣渴望自由,但卻是有奮飛之心,無奮飛之力,只能歎息作罷,出語如泣如訴。

    全詩緊扣一個字,憂之深,無以訴,無以瀉,無以解,環環相扣。五章一氣呵成,娓娓道來,言語凝重而委婉,情感烈濃而摯深。詩人修辭多種,比喻生動,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幾句最為精彩,經常為後世詩人所引用。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