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多用心,多把心往深處用一點,答案往往都在裏頭等著你

紪上

第九屆龍王盃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3人線上 (2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3

更多…

53 詩經  華麗超跑的背影   興華國小校長王瓊慈   

 

    媒體報導去年年底台灣法拉利在台北新車大展前夕,發表首款量產插電式油電混合車,台灣標準版車價為兩千六百五十八萬元,競技套件版售價為兩千九百七十萬一千五百元,富豪毫不手軟,預接單已逾三十輛。一輛車比房子還貴,因為台灣超跑越來越多,所以一旦有關超跑車禍的新聞不時躍登新聞,如富少游瀚甯開藍寶堅尼跑車「炸隧道」,在北市自強隧道內超速撞上工程車,造成二死三傷慘劇,同車女友也殞命。再則就在幾天前,一位王姓男子騎電動機車,撞上一輛上千萬超跑,警方初步認定,雙方都有肇事責任,王男可得面對超跑高價維修費。還有一名二十歲林姓男子在二零一八年凌晨幫媽媽送貨時,疑似因疲勞駕駛,撞上路邊四台法拉利超跑,外界得知林男家境不富裕,紛紛暖心捐款達五百四十四萬餘元。社會對於富豪開超跑炫富的作為也一面倒的負面看法。

    有人認為富豪是資本主義和民主化的自然社會階級,如果與超跑發生車禍要看肇事責任,社會輿論卻指向不理性的思考,追根究柢,在於富豪炫富讓貧窮大眾產生厭惡,造成階級鬥爭,呼籲富豪應對社會多付出一些關懷,不要開著超跑惡行惡相。開著超跑在路上能遵守交通規則的可能有限,就如在高速公路上,那些時速超過兩百拼命超車大多是雙轎車或是超跑,看在其他駕駛人的眼裡,那就是一種炫富的心態,撞到超跑要付出的代價非常昂貴,用路人心生恐懼,深怕自己運氣不好要負擔超乎能力的修車賠償。

    這是個民主國家,你不能禁止超跑上路,不能禁止人民富有,但是,如果社會貧富差距太大,「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底層靠著勞力還無法溫飽,無論如何勤奮仍無翻身之地的百姓,對比動輒千萬在馬路呼嘯的超跑,所引發的社會仇恨是沛然不可禦。《詩經•干旄》:「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絲紕之、良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絲組之、良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絲祝之、良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駕著華麗的馬車要去約會的貴公子,腦袋只想著要如何把妹,當車子經過市井,那些終日辛苦僅能溫飽的百姓只能羨慕,如果這輛馬車奔馳不顧行人安危,那就會被指責為驕奢。

    自古至今,貧富差距本來就存在,各安其分,在自己的生活圈安身立命,互相尊重。但是國家必須給人民最基本的保障,合理的制度,提供公平的社會流動機會,讓每個人都能在努力之下看見希望。貧困的人對於自己的生活困頓,有清楚的認知,安貧樂道,富裕的人能富而好禮,對底層生活的百姓多點憐憫和扶助。如此,社會才能安和樂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