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平安就是福、平淡就是貴、平常就是富。

紪上

第九屆龍王盃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4人線上 (2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4

更多…

人氣:59
律心律志 - 審閱區 | 2020-01-14 | 人氣:59

《詩經·鄘風. 載馳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於漕。大夫跋涉,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而不臧,我思不遠?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而不

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懷,亦各有行。許人尤之,眾樨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控於大邦,誰因誰極?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

思,不如我所之。

    詩旨:許穆夫人念故國覆亡,不能往救,赴漕弔唁,並陳立國大計,到漕邑為許大夫所阻,因賦詩以言志。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於漕。大夫跋涉,我心則憂。」快

馬加鞭趕路,回去弔唁衛侯。揮鞭趕馬路途遙遠,到達了漕邑。大夫跋山涉水來

勸阻,令我心憂傷。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而不臧,我思不遠?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而

不臧,我思不閟?」即便認為我不對,我也不能馬上回頭。比起你們沒有好主意,

我的思慮豈不更遠?即便不贊同我,我也不能馬上停步。比起你們沒有好法子,

我的思慮豈不周詳?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懷,亦各有行。許人尤之,眾樨且狂。」登

上那山岡,採摘貝母來治憂鬱。女子多愁善感,也各有其道理。許國人民責難我,

眾人狂妄又稚愚。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控於大邦,誰因誰極?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

所思,不如我所之。」我走在田野上,麥田長得多茂盛。我要向大國控訴,誰能

依靠誰能來救?許國大夫君子們,不要再反對我了。你們考慮上百次,不如我起

身立行。

    許穆夫人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位女詩人,《載馳》,就是她寫下的一篇充滿愛國激情的不朽詩章。

  許穆夫人是衛宣姜的女兒,許國國君穆公的妻子,故稱許穆夫人。衛懿公不理朝政,獨好養鶴,狄人大敗衛師於滎澤,殺衛懿公。宋桓公連夜率師將衛敗亡之眾五千人接過黃河,居於漕邑,立衛懿公之子戴公為君。第二年,戴公死,文公即位。他的同母姊妹許穆夫人,不顧許國君臣的阻撓,毅然返衛,弔唁衛君,並向同情衛國的大邦呼籲救援。齊桓公因此派公子無虧帥車三百乘、甲士三千人,又聯合諸侯遷衛都于楚丘,使衛國得以滅而復存。《載馳》一詩,即作於許穆夫人返回漕邑弔唁衛戴公期間。

  《載馳》以“載馳載驅,歸唁衛侯”發端,一開頭就把讀者帶入了那個戰禍頻仍的動盪時代。 “歸唁衛侯“一句點明了事情的原委:祖國遭受了禍難,她是要去弔唁自己的兄長衛文公呵!“驅馬悠悠,言至於漕”,馬在大道上急馳,路途竟這樣漫長!終於,漕邑已隱隱在望。此刻,女詩人心中該何等激動!短短四句,不僅敍事明白,情景如畫,而且迫促、跳蕩,富於節奏感。但是,事情陡然起了變化:“大夫跋涉,我心則憂”許國大夫跋山涉水,趕來傳達君命,不准許穆夫人返回衛國!亡國的悲傷本已充塞女詩人的心胸,而今又遭到許國君臣的阻撓,她怎能不在悲痛之中,又生出不能壓抑的憂憤呢?詩歌由此轉入第二章。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爾不臧,我思不閟。

  這一章是許穆夫人對於大夫阻撓的義正辭嚴的回答。嘉,許可。旋,回頭轉身之意。視,顯示。臧,即藏,隱藏。閟,即閉,停止之意。許國君臣全都反對女詩人返衛,怎麼辦?倘若堅持返衛,則有違犯君命之罪;倘若轉身回許,又置危亡中的祖國於何地?即使你們都不贊同,我也不能回車渡河。我要明確無疑地告訴你們,我對祖國的思念是不能阻止的!”詩人運用排比句式,四句一頓,鋪排而下,在語氣轉折之中,更把女詩人那不屈于君命、非返衛不可的決心,表述得斬釘截鐵。“

  詩歌進入第三章,受阻的車馬又奔馳起來,許穆夫人拋下許國大夫揚長而去。經過上述一場激烈衝突,女詩人的內心能安定嗎?當然不能。“陟彼阿丘,言采其芒”二句就透露了這一點。祖國的危亡,使女詩人焦慮;許國君臣的阻撓,則又增添了許多憤懣。她恨不能登上高高的山丘,采來貝母治療自己的鬱悶。 “女子善懷,亦各有行。許人尤之,眾稺且狂。”詩人明確指出:婦女的愛動感情,是各有各的道理的。而她之所以郁憤難平,則完全是許國君臣的阻撓引起的。如果說,在第二章中,女詩人對許國大夫還只是義正辭嚴地剖明心跡的話,那麼,在這一章,滿腔的憤懣,終於使女詩人發出了激越的斥責之音。全詩的情緒由此被推向了高潮。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控於大邦,誰因誰極。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這是《載馳》的最後一章。車馬終於進入了衛國的原野。女詩人那因為憤懣而繃得緊緊的心弦,至此漸漸鬆弛了下來。“我行其野”兩句,以舒緩的節奏,清新的畫面,傳達出女詩人心情的欣喜和歡快。一個大膽的計畫,在她心中萌發,她抹去淚水,終於決定:“我要去向大國陳述,取得它們的援助。誰親近衛國,就到誰那裏去!”如此自信的話語,正表現出許穆夫人識見的深遠。“大夫君子”四句,運用“呼告”手法,語言鏗鏘,堅定有力,具有強烈的感染力。這是一位愛國婦女發自內心的熱切呼聲,這是決心將自己祖國從危亡中挽救出來的不可動搖的誓言呵!在巾幗之中,卻發出了如此不同凡響的聲音,真可以振聾發聵,令鬚眉為之側目!難怪許穆夫人賦《載馳》,東方霸主齊桓公即遣公子無虧帥師出援衛國(見《左傳·閔公二年》)。他是不是也被這位女詩人深切的愛國之情打動了呢?

  為一首政治抒情詩,《載馳》寫得如此動人心魄,不僅在於它抒發的感情之真摯,而且也得力于許穆夫人那高超的藝術表現技巧。詩人選取了歸國弔唁這一重要題材,巧妙地將自己安排在驅馬返衛途中,通過與許國大夫衝突的情景描述,來展開自己強烈感情的抒發,使這首抒情詩有了特定的場景和情節內容。讀著這首詩,人們不能不與女詩人一起,為祖國的危難而焦慮,為無端受阻而憤慨,為衝破阻撓而歡欣,為確定救國之計而充滿希望。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