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動力來自於絕對的熱情,持續無限的熱情就有成功的力量。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玉簧雅緻 世界有你真好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7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7

更多…

人氣:509
yhyzlifezen - 禪泉泡禪茶 | 2015-01-10 | 人氣:509

揭曉了 第一
回來精進的臣揚,在認識自己的課程中,和自己相約一起朗誦禪泉泡禪茶。在一字一句一聲聲中,品味一口口的流傳,一揚一轉、一氣一息,一絲一毫光,穿越感動,來到泉源-禪境。
可愛的是,在禪境中的自然歡喜、自然的笑,倒讓臣揚嚇了一跳,呆住了笑容,楞楞的問:「師父,我怎麼會突然笑起來?」
紪上說:「呵呵~下回更見分曉。」
臣揚:「啊~還有下一回?」
紪上說:「你不要,那就不要有下回好了。」
臣揚:「師父,不是我不要。」
紪上:「那你想要?」
臣揚:「嗯!」
紪上:「呵呵~揭曉了,加油。」
臣揚:「感謝師父。」
臣揚抿著嘴,想了又想,在臉上表情幾次收收放放後,如一道甘泉從心靈湧了上來,停在眉間,愉悅的臣揚又開始一句一句的唸了起來。當然的,唸著唸著笑聲也陣陣的傳了過來,這回呢,就讓人聽了也不免會心的跟著笑了笑,點點頭。
幾個段落後,臣揚笑聲沒了,語調開始充滿了知性,聲音中洋溢著祥和,臉上的笑容像極了一朵朵的光明雲綻放開來,此景真是難得,羨煞多少人等的諸多企盼。
開丹終於忍不住的問:「師父,她到底在享受什麼?」
紪上說:「好好欣賞吧!下回就見分曉了。」
「還要看下去?」
「你不想看嗎?」
「真的不怎麼想要看下去。」
「那你就不要看。」
「喔!」
「呵呵~揭曉了。加油。」
「感謝師父。」
這個回答著實讓開丹不懂,想要開口再問,但又不好意思,只好自己盤著腿,悶著腦子想。
這下好了,一邊是臣揚歡喜的唸著禪泉,一邊是開丹略微鎖眉的想著不解,這番情景可把在場幾位學員們都給逗開懷了。


三杯茶 第二
約莫一刻鐘後,唸完禪泉泡禪茶的臣揚也坐了下來,臣法便問道:「師父,您可否講解一下,剛剛臣揚與開丹他們兩位為何能"揭曉了",讓我們大家也得以揭曉。
紪上笑了一笑:「臣揚吃了一只青香蕉,開丹不想吃紅蘋果,跟你有關嗎?能改變妳口中的醍醐味嗎?」
「無關!改變不了。」
「呵呵~揭曉了。加油。」
「感謝師父。」
此時紪上看了看大家,見大家都好像是在體悟自己剛剛所講。於是,笑了笑後,不疾不徐的拿起三杯茶杯往桌上一擺,邊緩緩的很誠意的倒入茶水,並問起大家:「這三杯的茶,有沒有一樣?」
「一樣。」眾人齊說。
「分成了三杯給三個人喝,三個人的感覺有沒有一樣?」
「沒有一樣。」
「呵呵~很好。若這茶是你喝了,我想要你把這茶在你口中或體內的感覺說給大家聽,讓大家的口中體內也都得到同樣的感覺,你說這該如何呢?」紪上笑著問。
「師父,這我們不會。」眾人搖頭說著。
「呵呵~剛剛我倒茶時,大家都看到了,所以這茶給你喝時,你會感受到我的誠意嗎?」
「會。」眾人點點頭。
「你們大家所感受到的會一樣嗎?」
「會。」眾人很肯定的點點頭。
「如果現在有一個人進來,你拿這杯茶給他喝,他能感受到我的誠意嗎?」
「感受不到。」臣揚說。
「為什麼?」
「因為他沒看到是師父泡的,是師父倒的。」開丹搶著說。
「喔!那這一杯他要如何感受到我的誠意。」
「要拿茶給他喝時,順便告訴他是師父泡的、師父倒的。」臣揚趕緊講到,講完還刻意的看了看開丹。
「呵呵~如果進來的人是你,人家就這麼告訴你,那你喝了這杯的感受跟你就在這現場所喝的感受會一樣嗎?」
這話一問,不只臣揚再次看了看開丹,兩人互相的看了起來,連大家也都彼此的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接下這個回答。
紪上迴視現場兩回後,笑著笑說:「我看了看大家,我相信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只是都沒講出來而已。
為何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不管是在現場看到了或是聽聞以後要喝時,都一樣會提起相同的珍惜心,所以答案是一樣的。」

不二 第三
紪上把眼光放在三個杯子上,看了看,臉上又浮起楞嚴般的童子笑:「記得之前在跟大家一起研讀六祖壇經時,經中有這麼一段——印宗請問六祖:『如何是佛法不二之法?』
惠能六祖開示:『佛言:善根有二:一者常,二者無常;佛性非常非無常,是故不斷,名為不二。一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非不善,是名不二。蘊之與界,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佛性。』
想一想,這一段是不是早已經替我們揭曉了。」
臣揚低下下巴怯弱的說到:「師父,我可不可以試著講講看我對六祖這段開示的認知?」
紪上點點頭,笑著鼓勵的說:「當然可以,請說。」
瞬間,臣揚抬起頭,張大眼睛笑著說:「師父啊!我是認為這看到或是聽到都可以解讀是善根有二的一者常,而沒看到或是沒聽到可以把他當作二者無常,而珍惜心就是佛性。所以說只要能珍惜、在珍惜的話,這珍惜心是超脫於看的到、聽的到或是沒看到、沒聽到的,所以我們喝起來都會一樣的。」臣揚話鋒稍停,看著紪上。
紪上又點點頭,笑著繼續鼓勵:「很好,請接著說。」
這話讓臣揚心中一振,不由得挺直腰,含笑的晃著腦袋思考了起來,突然高興的說到:「我想到了,師父啊,哈哈我明白一件事了,原來師父你常說不管是什麼茶,你喝起來都是一樣的,與瓊漿玉液沒甚麼不同,原因就是在這裡。」
「在哪裡?」開丹順口問到。
「就是在六祖為我們揭曉的這段中–『佛性非常非無常,是故不斷,名為不二。』所以師父喝起什麼都是禪茶。呵呵~」
「你講得很高興,雖然我聽不太懂,但看你這樣子我也跟你一樣高興。」臣法對著臣揚高興的說。
「嗯!今天的課好殊勝,讓我認識很多——『一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非不善,是名不二。蘊之與界,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佛性。』嗯!我會好好珍惜今天所獲,」說完臣揚歡喜的合掌坐下。
此時,開丹略帶羞意的站了起來,合掌後說道:「師父,謝謝您給我的揭曉,更謝謝六祖給我們的揭曉,在此請師父可以教我把心中尚存的一點烏雲給推開。」
「請說吧!」紪上對著開丹笑著說。
「師父,我現在能了解到師父您給臣揚的揭曉與給我的揭曉都是為了讓我們回歸珍惜心。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師父您為何能以"想"跟"不想"讓我們回歸珍惜心。」


撥開迷霧 第四
紪上點點頭,再次浮起楞嚴般的童子笑緩緩的說:「嗯!六祖壇經有這麼一段:『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請大家一起唸三次。」
「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眾人將這句「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齊聲緩緩唸了三遍。
唸完,但聽開丹自己又緩緩的多唸了一次後,恭敬的對紪上說:「師父我想說一下自己對揭曉的見解給師父您聽,可以嗎?」
紪上點點頭,於是開丹說:「師父,您是不是以這句在告訴我–當時既然我不想看,就是已經要離相了,所以就叫我不要看,讓自己的心不亂。是不是?」
紪上再次點點頭,開丹稍微想了想繼續說:「師父!因為我是看到臣揚師姐的外相才問您,所以您要我不要再看。而臣揚師姐,她是已經在朗讀禪泉泡禪茶中,內心已然有了歡喜有了定,卻要反跳出來問,所以師父您問她想要不想要,其實就是要她趕快離外相,回到內定去。是不是?」
紪上稱許般的點點頭,開丹如撥開雲霧般的歡喜合掌說:「感謝六祖,感謝師父,感謝佛祖。我會好好珍惜的。」說完,一個鞠躬後坐下。
這時臣法站了起來說:「師父,我的揭曉部分,我會好好回去再想想的。可是,我很希望師父您可以給我一個更簡單更清楚的方向去想。譬如您也給我六祖壇經的一句,好嗎?我也會好好珍惜的。」
紪上帶著楞嚴般的童子笑看了看她,並示意她坐了下來後,指著桌上的三杯茶說:「呵呵~人心猶如空杯子,性就是法、就是這禪茶;當我們要將禪茶倒入茶杯時,可要謹記:倒七八分滿才是最剛好的,因為不管是要端起來自己喝或是請人喝,才好捧、好入口;更要記住:這一切法可是一樣啊,都是一時的方便,為了解渴者之渴,善飲者之飲。喝完以後,杯子還是空空的以便下次的方便。呵呵~臣法啊,妳可要記住這法!」臣法點點頭。


再現圓滿光明雲 第五
只見紪上臉上再現圓滿光明雲,將楞嚴般的笑容望向四方後說:「臣法啊聽好,大家也都聽好,請大家跟我一起唸到六祖的經典四句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世界有咱上好,感謝大家、感謝六祖、感謝佛祖、佛祖保佑咱!」
現場響起了好大聲的、大家的、歡喜的、珍惜的、齊聲的一起唸:「『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世界有咱上好,感謝紪上、感謝六祖、感謝佛祖、佛祖保佑咱~!」

 

文/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