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放、放、放,把心胸毫無止境的放大
守、守、守,把一寸覺完完全全的守好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13人線上 (6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1
訪客: 12

peiching, 更多…

人氣:80
臣緻 - 詩經 | 2018-02-10 | 人氣:80

《詩經·周南·兔罝》

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肅肅兔罝,施於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詩旨: 詩人讚揚武士的勇猛。《周禮·大司馬》曰:“中春,教振旅。司馬以旗致民,平列陳(),如戰之陳,辨鼓鐸鐲鐃之用,……以教坐作、進退、疾徐、疏數之節,遂以蒐田(打獵)。”其他如“中夏”、“中秋”、“中冬”,亦各有“教茇ㄅㄚˊ舍(野外駐營)( 在草叢中休息住宿)”、“教治兵”、“教大閱(檢閱軍隊的綜合訓練)”的練兵活動,並與打獵結合在一起進行。按孔子的解釋就是:“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兵者凶事,不可空設,因蒐狩(打獵)而習之。

   「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嚴密的捕兔網,
佈網的打樁聲丁丁。雄赳赳武士,是公侯的護衛。

    「肅肅兔罝,施於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嚴密的捕兔網,
佈在叉路口。雄赳赳武士,是公侯的幫手!
   
「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嚴密的捕兔網,
佈在樹林中。雄赳赳武士,是公侯的心腹!

    首章的“肅肅兔罝,椓之丁丁”,接著二章、三章的“施於中逵”、“施于中林”,雖皆為“興語”,其實亦兼有直賦其事的描摹之意。“兔”解為“兔子”自無不可,但指為“老虎”似更恰當。“周南”江漢之間,本就有呼虎為“於菟”的習慣。獵手們所布的“兔置”,結紮得非常緊密,埋下的網樁,也敲打得愈加牢固。“肅肅”,既有形容布網緊密之義,在出沒“中逵”、“中林”的眾多狩獵戰士說,同時表現著這支隊伍的“軍容整肅”之貌。丁丁摹寫敲擊網“椓”的音響,從路口、從密林四處交匯,令人感覺到他們是那樣地雄壯、威武、有力。在這強有力的敲擊聲中,同時展示著武夫們的壯盛的軍容。

    《鄭風·大叔予田》曾描摹過“火烈具舉,襢ㄓㄢˋㄒㄧˊ暴虎(袒胸手搏猛虎)”的驚險場面,以及“叔善射忌,又良禦()忌,抑磬控忌(忽而勒馬),抑縱送忌(忽而縱馳)”的追獵猛獸情景。本詩篇由獵手跳向“武夫”,由“兔罝”跳向“干城”,又同時在狩獵虎豹和沙場殺敵之間,實現了刹那間的時空場景的大轉換:這些在平時狩獵中手到擒來的健兒,若在捍衛國家的疆場之上,又將怎樣在兩軍交戰之際,執戢退敵,而巍然堅實如牢不可破的壁壘!於是詩人情不自禁地讚美起來,連連呼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好仇、腹心)”了。

    在三章相疊的詠唱中,這種自豪因“干城”、“好仇”以至“腹心”的層層舖疊,而展現了一種陽剛自信的誇耀神情。這對那些“公侯”來說,有這麼一些孔武有力之士為其效命,是值得自矜的。而處於“春秋無義戰”的這樣的世局來說,願將一身武藝,服務於公侯之家,而以充當他們的“腹心”為榮,未必事一件幸事。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