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所謂勤儉--
就是不斷的內外精進,直達內外都能喜悅圓滿

紪上

第八屆龍王盃

戊戌年龍華茶會會務進度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人氣:591
yhyzlifezen - 紪上心靈物語 | 2015-01-11 | 人氣:591

在凝聚道氣,走出大同天下,紪上和玉簧雅緻的兄弟姊妹們,開始進行全省的生活禪說行腳,將博大的愛、精深的覺,廣佈福德、長植道心的真實義以生活口語化的方式散播開來。以下與大家共享在生活禪說中一則大家都很喜歡的故事:

這日皇上對著六十歲的老國師說:「城東郊外,有高僧們在舉辦藥師法會,他們誦經祈福還施放甘露水,因殊勝應驗而聲名遠播,索求者不計其數。你今日就帶著眾皇子們去走走瞧瞧,讓他們真的見識見識民間俗事。順便看他們在那兒的表現,誰最有條件當儲君。」
「請問皇上,是要看他們什麼的表現?」
「你懂朕的意思的。呵呵~」說完皇上轉身就走。留下老國師想著皇上的意思,想著該怎麼做。

辰時剛過,國師和皇子們越走越近了,也越看清楚排隊取水的盛況。皇子們開始躁動起來,紛紛要求也能過去參與,但國師始終鎖著眉、想著事沒有回應。
大夥兒更近了也看得更清楚,會場裡,高僧們就站在壇中央一瓢一瓢分送著甘露水。壇台兩旁各豎立著一長條的大布幔,上面寫著–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國師見了趕緊虔誠合掌默唸:「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請你靈感照應隨所樂求,賜個方便,開我智慧,讓我順利完成皇上所託。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
此時一句句皇子的催促「國師,我們可以進去參加了嗎?」開始此起彼落。老國師不為所動,一味更定心的唸起佛號來。
終於,國師像得到寶典般的點了點頭,緩緩的將雙手放下,老神在在的笑著說:「嗯!可以囉!」這話才剛完,一大半的皇子已經衝了過去。
老國師笑了起來低聲說:「呵呵~貪玩的走了,這下要選容易多了!」
這時,又有一皇子問:「國師,你剛說『可以囉』是否也包括上壇台幫忙舀水分送?」
老國師點點頭說到:「是啊是啊!」
於是又一大票衝了過去,只剩兩位還在原地,這下國師心中更樂了:「真靈驗啊!連愛捉弄的也跑掉了,呵呵~。藥師佛有您真好!,但願您保佑這兩位中能有一位夠條件當儲君。」
老國師慢慢的轉過身,從較高的這位先問:「請問殿下,您怎麼沒過去呢?」只聽這位皇子竟學起王爺的樣回到:「國師,你來的正好,你替我想想,我是先排隊取水好呢?還是先上壇台去舀水好?爺告訴你,其實這兩樣我都喜歡,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國師一聽心想:「耍特權的也現出原形了。」但也和藹地對著這位皇子說:「依屬下看,殿下可先到處走走看看,若遇到有哪兒你覺得需要馬上處理的,就請殿下當機立斷。」
這位皇子聽了點點頭:「說的甚好,這正是我意,那我就先走走瞧瞧去,你忙你的吧!」說完,似搖似擺的往會場走去。
國師笑了笑轉過身看著僅剩的這位皇子,只見這位皇子童稚的臉上時而笑時而抿嘴,眼神專注的一下子看壇上、一下子看壇下,偶爾點點頭、偶爾來個擊掌…。國師看在眼裡,明白在心頭,一陣喜悅上來,於是又再次的合掌默唸:「慈悲的藥師佛,請您大顯佛威,保庇眼前這位有氣度又能體恤的皇子,就是我今天要找的人。」

等了一下,瞧這位皇子,很篤定的擊掌握拳、有所悟般的喃喃自語:「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見狀國師趁機靠了過來細聲問:「是哪樣子啊?」
皇子一副投入的說:「國師您看這眼前的情景是不是就是一個縮景?」
「什麼縮景?」老國師問。
「一個治理國家的縮景。」
「怎麼說呢?」
「在排隊取水的這些人,就如同我們國家的黎民百姓,而在壇上舀水發放的這些人,就如同朝廷裡的文武百官。你說像不像?這是不是就是官與民的縮影?」
「嗯!很像,然後呢?」
「你看眼前情景一片祥和,我們國家裡的官與民能這樣嗎?這點讓我想了好久。呵呵~很高興終於讓我想通了。這關鍵就是在於這水。」
「哦~殿下願聞其詳。」
「國師您想想:這水本來沒什麼,但經過莊嚴的法會後,人們已把它當成是藥師佛祖所賜的甘露水;當又聽到種種治病除疾的奇蹟,以及種種不可思議的隨所樂求的傳奇後,人民早把他當成天物,當成是天恩。所以,不管是為了這天恩或是圖個圓滿所求,他們當然都心甘情願有秩序的排隊等天恩。
所以我想,國家要治理好,要讓人民能安居樂業,就是要靠上位者施行天恩。」
「很好,那天恩是什麼?」
「國師您問得好,這點著實讓我想了最久,後來在我換個角度想才得到啟發–這水之所以能成為甘露水,能成為天恩,完全就是因為經過法會;所以這法會就是關鍵所在,這法就是重點所在。所以天恩就是凡利益眾生、讓百姓有個依循的一切善法皆是。」
「很好很好,天佑我國,那你認為怎樣的善法是要首先推動呢?」國師笑著問。
「這答案也在眼前這法會上,你看這排隊取水的人各個都自發性多有禮節啊!在壇上給水的這些法師們各個儀態多麼端莊!所以我認為首要推動的善法是禮儀,全國上下每個人都該從禮儀開始做起。」
國師聽著聽著鼓起掌來,邊說到:「真是國之大器啊!國之福啊!殿下真是聰明睿智哪!殿下可否告知,這些心得是你自己悟的?」
「我認為這一定不是我悟到的,一定是有人告訴我的,不,不,不是人告訴我的,應該說是佛告訴我的!」
「哦~佛?我怎沒看到!」
「國師你這一說,讓我更肯定是這些想法是祂替我開示的,是祂特地給我一瓢獨享的甘露水,一瓢獨想的禪泉,所以別人是看不到的。」
「請問這佛聖號是?」
「一定是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國師,一起稱誦佛號,好嗎?」
「當然好呵呵~」
於是,法會場外,一老一少,對著東方恭敬的合掌膜拜並虔誠稱頌:「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

文 / 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