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小語
禮-有大有小
義-不失真
廉-簡單做
恥-方便學

紪上

第九屆龍王盃

禪泉刊物
新聞載入中,請稍後...
聯絡資訊

留言板
線上使用者
9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9

更多…

《詩經·鄘風.君子偕老》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髮如雲,不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挮也,揚且之皙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絏袢也。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詩旨:讚揚貴婦人華服美飾,人極漂亮,然而本質極壞。似讚揚而實諷刺。《毛詩序》云:“《君子偕老》,刺衛夫人也。夫人淫亂,失事君子之道,故陳人君之德,服飾之盛,宜與君子偕老也。”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

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髮如雲,不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挮也,揚且

之皙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絏袢也。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君子偕老》一詩的主旨,古今各家多從《詩序》之說,以為是刺宣姜之作。朱熹《詩集傳》云:“言夫人當與君子偕老,故其服飾之盛如此,而雍容自得,安重寬廣,又有以宜其象服。今宣姜之不善乃如此,雖有是服,亦將如之何哉!言不稱也。”他以為服飾儀容之美乃是反襯宣姜人品行為之醜。

  全詩三章,首章揭出通篇綱領,章法巧妙。宣姜本是衛宣公之子伋的未婚妻,不幸被宣公霸佔,後來又與庶子頑私通,行徑無節。“君子偕老”一句基此而來,起調突出欲當頭棒喝之,褒貶自明,寓意深婉。“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此四句措辭新奇,敘服飾與儀容交叉,筆法工美,極力渲染服飾的鮮豔絢麗,儀容的雍容華貴。末二句“子之不淑,云如之何”,盡顯譏刺,全詩就此二句是刺意,其他皆是讚美之辭,但此二句與“君子偕老”一句遙相呼應,含蓄蘊藉,藏而不露。

  次章與末章不斷詠歎宣姜服飾、容貌之美。次章起始“玼兮玼兮”六句與末章起始“瑳兮瑳兮”四句複說服飾之盛,次章“揚且之皙也”三句與末章“子之清揚”四句是複說容貌之美。“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二句神光離合,仿佛天仙帝女降臨塵寰,並謂“‘山河’、‘天帝’,廣攬遐觀,驚心動魄,有非言辭可釋之妙”。“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二句巧于措辭,深意愈出,餘音嫋嫋,意味無窮。”

  全詩反覆詠歎宣姜服飾容貌之美,是為了反諷其內心的醜惡與行為的不堪,鋪陳處著墨多,反襯處立意佳,對比鮮明,產生強烈的諷刺效果。

 

參考文章: 詩經翻譯與賞析。